古诗

麻平晚行诗词鉴赏

2020-07-23 本文已影响 1.76W人 

麻平晚行诗词鉴赏

  古诗原文

百年怀土望,千里倦游情。

高低寻戍道,远近听泉声。

涧叶才分色,山花不辨名。

羁心何处尽,风急暮猿清。

  译文翻译

千里羁旅,多时离家,我禁不住回望故土,倦怠了游山玩水的兴致。

在山中寻找高高低低的戍道,远远近近可以听到泉水的声音。

山涧旁的草色丰富让人眼花,枝丫上的花朵繁多的让人叫不出名字。

但是即使在平麻,我的愁思何时才能停止。只有清肃的晚风和青猿凄厉的啼叫。

  注释解释

麻平:

怀土:怀恋故土。

戍:防守边疆。

涧:夹在两山间的水沟。

羁心:亦作羇心,犹旅思,羁旅的愁思。

  诗文赏析

怀土和倦游情这样的`词是典型的羁旅思乡的象征。连续三首诗,诗人多次运用百年和千里这样的时间和空间交织进行的搭配,使得愁绪不仅仅弥漫在纸页上,更是充斥在整个空间里,并且随着第四维时间的推移更加的浓重。仿佛我们回到了那个特定的时间,特定的地点,看到诗人的衣带正飘动,感觉到诗人的思绪刚刚开始。百年,和千里,又运用的夸张的手法,洪造得了氛围。

戍道就是为了防守边疆而修的战道。王勃是非常渴望从戎报国的。在《滕王阁》中,他道:“无路请缨,等终军之弱冠;有怀投笔,慕宗悫之长风。”柳宗元的《小石潭纪》中一段极其别致的描写:“隔篁竹,闻水声,如鸣佩环,心乐之。于是伐竹取道”。然而在此诗中,无论是心中的渴望还是自然的美景都无法吸引诗人,高低错落如何,远近鸣环又如何。作者在这里追对它们作了粗略的带过。

涧叶繁密到无法细分颜色,山花也无法辨名。照理说,已经是迷花倚石的境界了。然而,即使见到了仙境般的景色,这种景色,现在仅仅作为诗人羁心的反衬了。诗中,一个才分色和一个不辨名,是不着一色,而写尽风流。其妙处类似于希腊神话中,征战十年怨声连连的士兵看到海伦之后,心甘情愿的留学卖命。(呵呵,跑题了)。

面对如此美景,诗人只道,我的愁思到哪里才会结束。言下之义就是还乡。独在异乡,那种孤独和凄凉,日暮都会浮现和膨胀。柳宗元的小石潭竟然让他凄神寒骨。所谓的“涧叶才分色,山花不辨名”竟然变成“林寒涧肃,常有高猿长啸,属引凄异。空谷传响,哀转久绝。故渔者歌曰:巴东三峡巫峡长,猿鸣三声泪沾裳!”。

「麻平晚行诗词鉴赏」相关文章:

1.王勃古诗《麻平晚行》

2.踏莎行诗词及鉴赏

3.陇西行诗词鉴赏

4.御街行诗词鉴赏

5.李白北风行诗歌鉴赏

6.猛虎行诗歌鉴赏

7.李贺《溪晚凉》鉴赏

8.李白豫章行诗词鉴赏

上一篇 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热点阅读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