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诗

品味鉴赏古诗五首

2013-04-23 本文已影响 2.26W人 

1、过尽千帆皆不是,斜晖脉脉水悠悠。

品味:从修辞上说,这两句运用了借代和移情的手法。船帆是船的一部分,词人用它来代指船。夕阳和流水本来是没有感情的自然现象,但是在饱含离愁的思妇看来,它们也都含情脉脉,缠绵多情。词人将思妇的离愁转移到“斜晖”与“水”上,借“斜晖”与“水”的情态来反衬思妇的情感,增强了表现的力度。这两句在遣词造句上也很讲究。“脉脉”和“悠悠”都是叠词,从意义上不仅有缠绵多情之义,从语音上来说,叠词延长了声音,有悠长之美。

2、将军白发征夫泪。

品味:思江南时,就是白了头发,思江南时,就是眼泪。塞外牧民,关西戍卒,谁个能有这般情思?惟有身处塞外又家在江南的征人,才发得出这等感慨。这些慨叹全是因为眼下的风景与家乡之异。一个“异”字好生了得!

3、酒酣胸胆尚开张。鬓微霜,又何妨!

品味:虽然早生华发,依然豪情满怀,暗写出作者的雄心壮志。

4、风住尘香花已尽,日晚倦梳头。

品味:词人面对花尽春去之景,心灰意懒,所以虽然日上三竿,仍无心梳洗打扮。这句采用含蓄手法,通过妇女特有的生活细节——倦于晨妆,来反映主人公的情意阑珊。

5、可怜白发生。

品味:这一声浩叹凝聚着作者万千感慨。词由梦境返回现实,情绪一落千丈。其实辛弃疾是不服老的,“凭谁问,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?”(《永遇乐》)这里的“可怜”有着另一番特定的意味,那就是投闲置散、壮志难酬的郁闷和惆怅。这一句与篇首失意英雄的形象遥为呼应,它一反梦境中的昂扬意气而出以凝重深沉,从而形成一个特大跌宕。此正是欲抑先扬之法,前为宾,后为主,一句逆转点化,化“雄壮”为“悲壮”,从而完成了失意英雄的心灵塑造。作品就在这力重千钧的转笔中收煞,有如重锤猛击在铜钟之上,震荡着读者的心。

上一篇 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热点阅读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