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诗

《斗百花》古诗鉴赏

2018-07-22 本文已影响 2.07W人 

 斗百花

柳永

飒飒霜飘鸳瓦,翠幕轻寒微透,

长门深锁悄悄,满庭秋色将晚。

眼看菊蕊,重阳泪落如珠,长是淹残粉面。

鸾辂音尘远。

无限幽恨,寄情空殢纨扇。

应是帝王,当初怪妾辞辇,

陡顿今来,宫中第一妖娆,却道昭阳飞燕。

  注释

⑴飒(sà)飒:象声词,指风声。

⑵鸳瓦:鸳鸯瓦,即成双成对的瓦。

⑶翠幕:绿色的帷幕,指陈阿娇的床帐。

⑷长(cháng)门:长门宫,即陈阿娇失宠于汉武帝后所居之宫。

⑸深锁:紧紧的锁住。

⑹满庭:长门宫的庭院。

⑺重阳:重阳节,乃是农历的九月九日。

⑻长(cháng)是:经常是。

⑼淹残粉面:泪水将脸上的胭脂花粉冲浇得残缺不全。

⑽鸾辂(lù):鸾车,皇帝所乘坐的车子。

⑾殢(tì ):困扰,纠缠不清。

⑿纨扇:是一种细绢所制的团扇。

⒀辇(niǎn):皇帝所乘坐的车子。

⒁陡(dǒu)顿:猝然变化。

⒂今来:如今。

⒃昭阳飞燕:昭阳,指昭阳宫;飞燕,指赵飞燕。因赵飞燕居于昭阳宫,因此称为昭阳飞燕。

  译文

深秋的冷风吹动了鸳鸯瓦上的霜花,冷风吹过绿色的帷幕,吹到陈阿娇的身上,微微带着寒意,静悄悄的长门宫一直锁着大门,满院子的晚秋景色。眼看着盛开的菊花,(想起了这是登高的时节),重阳节时却独自在长门宫内落泪,泪水常常将脸上的胭脂花粉冲浇得残缺不全,听到皇帝的鸾车铃声离长门宫都很远。

无限的幽怨与悔恨,只能向纨扇倾诉。当初还怪罪我拒绝与他同坐一辆马车,却突然成了现在这个样子,宫中第一美女,却是昭阳殿里的赵飞燕。

「译文二」

深秋的冷风吹动鸳鸯瓦上的霜花,长门宫一派深秋之萧瑟气象。深秋之寒微微透过陈阿娇的绿色床帐,吹到陈阿娇的身上。由于陈阿娇失宠,汉武帝已不再驾临,长门宫被紧紧地锁了起来,长门宫的庭院;已经到了深秋将要入冬时分了。重阳节,而陈阿娇被锁深宫,只能眼看菊蕊泪落如珠,经常是泪水将脸上的胭脂花粉冲浇得残缺不全。汉武帝很久没到长门宫来了,他的鸾车都是往其他宫去的,陈阿娇听到鸾车的铃声好像离此长门宫很远。陈阿娇对汉武帝纠缠不清的感情,汉武帝却绝不理睬,只有把此种相思之情向纨扇倾诉了。陈阿娇猜测被汉武帝冷落的原因,可能是当初汉武帝让自己同他同乘一辇,而自己却推辞了之故。由于当初有辞辇之举,才造成今天这种结果。本来我陈阿娇是汉宫中的第一美人,现在却因为我的失宠,说那赵飞燕是第一美人了。

  创作背景

此词具体创作年代暂不可考,但柳永在词中使用了陈皇后与班婕妤的典故,联系到柳永的生平经历,此典故应该是是柳永隐喻自己当初不该“辞辇”离开汴京,希望得到皇上重新重用,故该词应该是作于柳永晚年在苏杭做官的时候。

 赏析

《斗百花·飒飒霜飘鸳瓦》是宋代柳永所作的一首词。此词借写汉武帝时皇后陈阿娇失宠于武帝,在深秋时的愁苦和怨恨,表达对世上女人的同情。

词的上阕讲述了陈皇后失宠而幽禁于长门宫的故事。主要通过景物描写,层层铺陈,渲染气氛。并通过有特定内涵的意象暗示出宫怨的主题。

词由霜落声起笔,以“飒飒”的风声来反衬环境的静寂,以“霜飘”暗示时令已是秋季,天天渐渐寒凉。接下来用造景设色之法,围绕着“静寂”和“寒凉”,写了轻寒微透的“翠幕”,写了深深闭锁, 悄无声息的长门,写了“秋色将晚”的庭院。经过一番铺陈,满纸的凄清,满纸的冷寂,“眼看菊蕊,重阳泪落如珠,长是淹残粉面。”明写被重阳冷雨“淹残粉面"的菊,实写重阳佳节被如珠的泪水“淹残粉面"的人。大概是觉得继续说下去则言之太远了,难以收束,于是用“鸾辂”句又收回到陈皇后事,举重若轻。

词的下阕讲述了赵飞燕谗害班倢伃而独得成帝宠幸的故事,另避蹊径,在对比中显美丑。

换头处的“无限幽恨"承上启下,“寄情空殢纨扇”则暗示了这位失宠的妃嫔是班婕妤,她失宠于汉成帝后,曾作《怨歌行》诗以纨扇自比,书写遭遗弃的哀怨之情,柳永认为班婕妤遭受冷落的原因是“辞辇”,是不肯阿顺君王,德行笃厚如班婕妤者,最后也只能让位于“自微贱兴,逾越札制”的赵飞燕,“宫中第一妖娆”的赵飞燕, 词中的“陡顿”、“第一妖娆”、“却道”等词语也表达了词人心底对这种现象的嘲讽。

善于将用事与时景相结合造成悲怆气势,是本词的最大特点。

上一篇 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热点阅读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