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诗

少牢馈食礼古诗原文注释及翻译

2018-11-06 本文已影响 6.17K人 

  「题解」

《少牢馈食礼》记述诸侯之卿大夫祭其祖祢于庙之礼。所以以“少牢”名篇,清人胡培翚《仪礼正义》引《何休注公羊传》云:“天子诸侯卿大夫,牛羊豕凡三牲,曰大牢,天子元士诸侯之卿大夫,羊豕凡二牲,曰少牢。”又引吴廷华云:“谓之少者,杀于大牢也”。可见,卿大夫之祭礼用“少牢”(羊、豕)乃是相对于天子诸侯之祭礼用“大牢”(牛、羊、豕)而言的。其实,同时还是相对于士之祭礼用“特牲”(豕)而言的。这是尊卑等级观念在祭礼上的体现。上言“诸侯之卿大夫”,其中,“诸侯之卿”指上大夫;“大夫”则指下大夫。本篇自“筮尸”至“馂”为卿大夫正祭之礼;下篇《有司撤》乃言上大夫傧尸及下大夫不傧尸之礼,与此篇本为一篇,亦以简册繁重分而为二,与《士丧礼》之别为《既夕礼》同例。少牢馈食礼于五礼中亦属吉礼。

少牢馈食之礼(1):日用丁、己,筮旬有一日(2)。筮于庙门之外。主人朝服,西面于门东。史朝服,左执筮,右抽上韇,兼与筮执之,东面受命于主人(3)。主人曰:“孝孙某,来日丁亥,用荐岁事于皇祖伯某,以某妃配某氏(4)。

尚飨”。史曰:“诺!”西面于门西,抽下韇,左执筮,右兼执韇以击筮,遂述命曰:“假尔大筮有常。孝孙某,来日丁亥,用荐岁事于皇祖伯某,以某妃配某氏(5)。尚飨。”乃释韇,立筮(6)。卦者在左坐,卦以木(7)。卒筮,乃书卦于木,示主人,乃退占(8)。吉,则史韇筮,史兼执筮与卦以告于主人:“占曰‘从’(9)。乃官戒,宗人命涤,宰命力酒,乃退(10)。若不吉,则及远日,又筮日如初(11)。

宿,前宿一日,宿戒“尸”(12)。明日朝,筮“尸”,如筮日之礼,命曰:“孝孙某,来日丁亥,用荐岁事于皇祖伯某,以某妃配某氏,以某之某为‘尸’。尚飨!”筮、卦、占如初。吉,则乃遂宿“尸”。祝摈,主人再拜稽首(13)。祝告曰:“孝孙某,来日丁亥,用荐岁事于皇祖伯某,以某妃配某氏,敢宿!”“尸”拜,许诺;主人又再拜稽首。

主人退;“尸”送。揖,不拜。若不吉,则遂改筮“尸”(14)。

既宿“尸”,反,为期于庙门之外(15)。主人门东南面。宗人朝服北面,曰:“请祭期。”主人曰:“比于子(16)。”宗人曰:“旦明行事。”主人曰:“诺!”乃退。

明日,主人朝服,即位于庙门之外,东方南面(17)。宰、宗人西面,北上。牲北首东上。司马刲羊,司士击豕(18)。宗人告备,乃退(19)。

雍人摡鼎、匕俎于雍爨,雍爨在门东南,北上(20)。廪人摡甑、甗、匕,与敦于廪爨,廪爨在雍爨之北(21)。司宫摡豆、笾、勺、爵、觚、觯、几、洗、篚于东堂下,勺、爵、觚、觯实于篚;卒摡,馔豆、笾与篚于房中,放于西方;设洗于阼阶东南,当东荣(22)。

羹定,雍人陈鼎五,三鼎在羊镬之西,二鼎在豕镬之西(23)。司马升羊右胖,髀不升,肩、臂、臑、?、胳,正脊一、脡脊一、横脊一、短胁一、正胁一、代胁一、皆二骨以并;肠三、胃三、举肺一、祭肺三,实于一鼎(24)。司士升豕右胖,髀不升,肩、臂、臑、?、胳,正脊一、脡脊一、横脊一、短胁一、正胁一、代胁一、皆二骨以并;举肺一、祭肺三,实于一鼎。雍人伦肤九,实于一鼎(25)。司士又升鱼、腊,鱼十有五而鼎,腊一纯而鼎,腊用麋(26)。卒脀,皆设扃幂,乃举,陈鼎于庙门之外,东方北面北上(27)。司宫尊两■于房户之间,同棜,皆有幂,■有玄酒(28)。司宫设罍水于洗东,有枓,设篚于洗西,南肆(29)。改馔豆、笾于房中南面,如馈之设,实豆、笾之实(30)。小祝设槃、■与箪、巾于西阶东(31)。

主人朝服,即位于阼阶东,西面。司宫筵于奥,祝设几于筵上,右之(32)。主人出迎鼎,除鼏(33)。士盥,举鼎,主人先入。司宫取二勺于篚,洗之,兼执以升;乃启二尊之盖幂,奠于棜上;加二勺于二尊,覆之,南柄(34)。鼎序入,雍正执一匕以从,雍府执四匕以从,司士合执二俎以从(35)。司士赞者二人,皆合执二俎以相从入(36)。陈鼎于东方,当序,南于洗西,皆西面北上,肤为下,匕皆加于鼎,东枋(37)。

俎皆设于鼎西,西肆(38)。肵俎在羊俎之北,亦西肆。宗人遣宾就主人,皆盥于洗,长朼(39)。佐食上利升牢心舌,载于肵俎(40)。心皆安下切上(41)。午割勿没;其载于肵俎,末在上(42)。舌皆切本末,亦午割勿没;其载于肵,横之。皆如初为之于爨也(43)。佐食迁肵俎于阼阶西,西缩,乃反(44)。佐食二人(45)。上利升羊,载右胖,髀不升,肩、臂、臑、?、胳;正脊一、脡脊一、横脊一、短肋一、正肋一、代肋一,皆二骨以并;肠三、胃三,长皆及俎拒;举肺一,长终肺,祭肺三,皆切(46)。肩、臂、臑、?、胳在两端,脊、肋、肺,肩在上(47)。下利升豕,其载如羊,无肠胃;体其载于俎,皆进下(48)。司士三人,升鱼、腊、肤。鱼用鲋,十有五而俎,缩载,右首,进腴(49)。腊一纯而俎,亦进下,肩在上(50)。肤九而俎,亦横载,革顺(51)。

卒脀,祝■于洗,升自西阶。主人■,升自阼阶(52)。祝先入,南面(53)。主人从,户内西面。主妇被锡,衣侈袂,存自东房,韭菹、醓醢,坐奠于筵前(54)。主妇赞者一人,亦被锡,衣侈袂,执葵菹、蠃醢,以授主妇。主妇不兴,遂受,陪设于东,韭菹在南,葵菹在北。主妇兴,入于房。佐食上利执羊俎,下利执豕俎,司士三人执鱼、腊、肤俎,序升自西阶,相,从入(55)。设俎,羊在豆东,豕亚其北,鱼在羊东,腊在豕东,特肤,当俎北端(56)。主妇自东房,执一金敦黍,有盖;坐设于羊俎之南(57)。妇赞者执敦稷以授主妇(58)。主妇兴受,坐设于鱼俎南;又兴受赞者敦黍,坐设于稷南;又兴受赞者敦稷,坐设于黍南。敦皆南首。主妇兴,入于房。祝酌,奠,遂命佐食启会。佐食启会盖(盖为衍字),二以重,设于敦南(59)。主人西面,祝在左,主人再拜稽首。祝祝曰:“孝孙某,敢用柔毛、刚鬣、嘉荐、普淖,用荐岁事于皇祖伯某,以某妃配某氏(60)。尚飨!”主人又再拜稽首。

祝出,迎“尸”于庙门之外。主人降立于阼阶东,西南。祝先,入门右。“尸”入门左。宗人奉槃,东面于庭南(61)。一宗人奉■水,西面于槃东。一宗人奉箪巾,南面于槃北。乃沃尸,盥于槃上。卒盥,坐奠箪,取巾,兴,振之三,以授“尸”;坐取箪,兴,以受“尸”巾。

祝延“尸”(62)。“尸”升自西阶,入,祝从。主人升自阼阶,祝先入,主人从。“尸”升筵,祝、主人西面立于户内,祝在左。祝、主人皆拜妥“尸”,“尸”不言;“尸”答拜,遂坐(63)。祝反南面(64)。

“尸”取韭菹,辩■于三豆,祭于豆间。上佐食取黍稷于四敦,下佐食取牢一切肺于俎,以授上佐食(65)。上佐食兼与黍稷以授“尸”。

“尸”受,同祭于豆祭(66)。上佐食举“尸”牢肺、正脊以授“尸”。

“尸”受,祭肺。上佐食尔上敦黍于筵上,右之(67)。主人羞肵俎,升自阼阶,置于肤北。上佐食羞两铏,取一羊铏于房中,坐设于韭菹之南。下佐食又取一豕铏于房中以从。上佐食受,坐设于羊铏之南。皆芼,皆有柶(68)。“尸”扱以柶,祭羊铏,遂以祭豕铏;尝羊铏(69)。食举(70)。三饭(71)。上佐食举“尸”牢斡:“尸”受,振祭,哜之(72)。佐食受,加于肵(73)。上佐食羞胾两瓦豆,有醢,亦用瓦豆,设于荐豆之北(74)。“尸”又食,食胾。上佐食举“尸”一鱼;“尸”受,振祭,哜之。佐食受,加于肵,横之。又食。上佐食举“尸”腊肩;“尸”受,振祭,哜之;上佐食受,加于肵,又食。上佐食举“尸”牢骼,如初。又食。

“尸”告饱。祝西面于主人之南,独侑不拜(75)。侑曰:“皇‘尸’未实,侑(76)。”“尸”又食。上佐食举“尸”牢肩;“尸”受,振祭,哜之;佐食受加于肵(77)。“尸”不饭,告饱。祝西面于主人之南。主人不言,拜侑(78)。“尸”又三饭。上佐食受“尸”牢肺、正脊,加于肵(79)。

主人降,洗爵;升,北面酌酒,乃■“尸”。“尸”拜受,主人拜送。“尸”祭酒,啐酒。宾长羞牢肝,用俎,缩执俎,肝亦缩;进末,盐在右(80)。“尸”左执爵,右兼取肝,■于俎盐;振祭,哜之,加于菹豆,卒爵(81)。主人拜。祝受“尸”爵。“尸”答拜。

祝酌授“尸”,“尸”醋主人。主人拜受爵,“尸”答拜,主人西面奠爵,又拜。上佐食取四敦黍稷;下佐食取牢一切肺,以授上佐食(82)。上佐食以绥祭(83)。主人左执爵,右受佐食,坐祭之;又祭酒,不兴,遂啐酒。祝与二佐食皆出,盥于洗,入。二佐食各取黍于一敦(84)。上佐食兼受,抟之,以授“尸”;“尸”执以命祝(85)。卒命祝,祝受以东北面于户西,以嘏于主人,曰:“皇‘尸’命工祝,承致多福无疆于女孝孙。来女孝孙,使女受禄于天,宜稼于田,眉寿万年,勿替引之(86)。”主人坐奠爵,兴;再拜稽首,兴;受黍,坐振祭,哜之;诗怀之,实于左袂,挂于季指,执爵以兴;坐卒爵,执爵以兴;坐奠爵,拜(87)。“尸”答拜。执爵以兴,出(88)。宰夫以笾受啬黍(89)。主人尝之,纳诸内(90)。主人献祝,设席南面。祝拜于席上,坐受。主人西面答拜。荐两豆菹醢(91)。佐食设俎:牢髀,横脊一,短胁一,肠一,胃一,肤三,鱼一,横之,腊两髀属于尻(92)。祝取菹■于醢,祭于豆间。祝祭俎,祭酒,啐酒(93)。肝牢从(94)。祝取肝■于盐,振祭,哜之;不兴,加于俎;卒爵,兴(95)。

主人酌献上佐食。上佐食户内牖东北面拜,坐受爵。主人西面答拜。

佐食祭酒,卒爵,拜,坐授爵,兴。俎设于两阶之间,其俎:折,一肤(96)。主人又献下佐食,亦如之(97)。其脀亦设于阶间,西上,亦折,一肤(98)。

有司赞者取爵于篚以升,授主妇赞者于房户(99)。妇赞者受,以授主妇(100)。主妇洗于房中,出酌,入户,西面拜,献“尸”(101)。“尸”拜受。主妇,主人之北,西面拜送爵。“尸”祭酒,卒爵。主妇拜(102)。祝受“尸”爵,“尸”答拜。

易爵,洗酌,授“尸”(103)。主妇拜受爵,“尸”答拜。上佐食绥祭(104)。主妇西面于主人之北受祭,祭之;其绥祭如主人之礼,不嘏;卒爵,拜,“尸”答拜(105)。

主妇以爵出。赞者受,易爵于篚,以授主妇于房中(106)。主妇洗,酌,献祝。祝拜,坐受爵。主妇答拜于主人之北。卒爵,不兴,坐授主妇(107)。

主妇受,酌,献上佐食于户内。佐食北面拜,坐受爵,主妇西面答拜。祭酒,卒爵,坐授主妇(108)。主妇献下佐食,亦如之(109)。主妇受爵以入于房。

宾长洗爵献于“尸”,“尸”拜受爵,宾户西北面拜送爵(110)。“尸”

祭酒,卒爵。宾拜。祝受“尸”爵,“尸”答拜。

祝酌授“尸”。宾拜受爵(111)。“尸”拜送爵。宾坐奠爵,遂拜,执爵以兴;坐祭,遂饮,卒爵,执爵以兴;坐奠爵,拜。“尸”答拜。

宾酌献祝。祝拜,坐受爵。宾北面答拜。祝祭酒,啐酒,奠爵于其筵前(112)。

主人出立于阼阶上,西面。祝出立于西阶上,东面。祝告曰:“利成(113)。”祝入。“尸”谡。主人降立于阼阶东,西面。祝先,“尸”

从,遂出于庙门。

祝反,复位于室中(114)。主人亦入于室,复位(115)。祝命佐食撤肵俎,降设于堂下阼阶南(116)。司宫设对席,乃四人馂(117)。上佐食盥升,下佐食对之,宾长二人,备(118)。司士进一敦黍于上佐食,又进一敦黍于下佐食,皆右之于席上(119)。资黍于羊俎两端,两下是馂(120)。司士乃辩举,馂者皆祭黍、祭举(121)。主人西面三拜馂者。馂者奠举于俎,皆答拜,皆反,取举(122)。司士进一铏于上馂,又进一铏于次馂,又进二豆湆于两下(123)。乃皆食,食举(124)。卒食,主人洗一爵,升酌,以授上馂。赞者洗三爵,酌(125)。主人受于户内,以授次馂,若是以辩,皆不拜,受爵(126)。主人西面三拜馂者。馂者奠爵,皆答拜,皆祭酒,卒爵,奠爵,皆拜。主人答壹拜。馂者三人兴,出;上馂止。主人受上馂爵,酌以醋于户内,西面坐奠爵,拜;上馂答拜。坐祭酒,啐酒(127)。上馂亲嘏,曰:“主人受祭之福,胡寿保建家室(128)。”主人兴,坐奠爵,拜,执爵以兴;坐卒爵,拜;上馂答拜。上馂兴,出(129)。主人送,乃退(130)。

  「注释

(1)少牢馈食之礼:少牢,羊豕;少牢馈食之礼,诸侯之卿大夫祭其祖祢于庙之礼,于五礼中属吉礼。

(2)日用丁、己:祭日用丁日或己日(戊己之己)。筮旬有一日:旬,十日;旬有一日,即十一日;以先月下旬之己筮来月上旬之己,以己日筮并筮日之日数日计十一日。

(3)史:家臣,主筮事者,故又谓之“筮史”。

(4)用荐岁事于皇祖伯某:荐,进也;岁事,岁时之祭事,皇祖,即曾祖。

(5)下韇:韇底。右兼执韇以击筮:右,右手;韇,上韇,韇盖。假尔大筮有常:假,因也,借也;尔,你的;有常,不差忒;假尔大筮有常,因筮之灵以问吉凶。

(6)释韇:将韇放在地上。立筮:站着卜筮。

(7)卦者:史之助手或称之为属官。卦以木:用木条将每一卦爻画地以识之。 (8)书卦于木:此木即木版。退:退还东面位也。

(9)韇筮:藏筮于韇。

(10)官戒:戒诸官也,告诫参与祭祀的各执事备齐祭祀用物。涤:清洗祭器。宰命为酒:宰,冢宰;为酒,备好祭祀用酒。

(11)及远日:及,至也;远日,下一个丁日,“远”作“后”解。

(12)前宿一日:祭前两天。宿戒尸:告诫尸于祭祀时准时到。

(13)祝摈:以祝为摈相。

(14)遂改筮尸:马上卜筮择另一人为尸,不及远日。

(15)为期:商定祭祀之时辰。

(16)比于子:子,指宗人;比于子,由你决定祭祀之时辰。

(17)明日:筮尸之明日,即祭日也。

(18)司马刲(ku9)羊:司马,大夫之家臣;刲,割杀。击:亦杀也。

(19)乃退:指主人言。

(20)摡:涤也。

(21)廪人摡甑(8ng)、甗(y3n)、匕,与敦于廪爨:廪,米仓,亦指储藏的米;甑,古代蒸食炊器,类似现在的蒸笼;甗,古代饮器,青铜或陶制,下部是鬲,上部是透底的甑,上下部之间隔一层有孔的■,也有上下部可以分开的;匕,此处指匕饭之匕,即今之饭勺;敦,此作盛饭用;廪爨,炊黍稷之灶。

(22)司宫:大夫家臣,兼掌祭器。放于西方:放,犹“依”也;西方,房中近西处。

(23)鼎五:即五鼎,指羊鼎、豕鼎、鱼鼎、腊鼎、肤鼎,此为大夫祭宗庙五鼎之正礼。镬:古时指无足的鼎,即今锅子。

(24)二骨以并:两根骨头并一起。

(25)雍人伦肤九:伦,择也;肤,豕肉,两肋处带皮之肉。

(26)而鼎:亦实于一鼎。纯:合升左右胖曰纯,纯犹“全”,凡牲体半为胖,全为纯。麋:鲁名,即麋鹿。

(27)脀,同烝,升也,此指载牲于鼎。乃举:举鼎也。北上:谓羊鼎在北,其余依次南陈。

(28)同棜:同放于一棜。

(29)罍(l6i):古代器名,青铜制,圆形或方形,小口、广肩、深腹、圈足,有盖,肩部有两环耳,腹下并有一鼻可系,用以盛酒或水,也有陶制的。枓(h():杓子,舀水用具。南肆:即南顺,南北放,以北为上。

(30)改:更也。如馈之设:如馈食陈设之次第。豆、笾之实:菹、醢等。 (31)小祝:祝的助手。

(32)右之:席之东南。

(33)出迎鼎:迎鼎于庙门之外。

(34)启二尊:启,开也;二尊,两■也。

(35)鼎序入:五鼎依次而入。雍正:雍人之长。雍府:雍正之助手,计二人。

(36)相:训“助”。

(37)序:指东序。南于洗西:在洗之西南。肤:即肤鼎。

(38)西肆:东西陈设,以东为上。

(39)长朼:谓宾长先洗,众宾客后洗。

(40)佐食上利升牢心舌:利,亦佐食;佐食上利,即上佐食,与之相对,则称下佐食;升,从鼎中升出;牢,即羊豕。

(41)安下切上:安,平也;安下,平割其下。

(42)午割勿没:午割,从横割之;勿没,中间相连不切断,末在上:即正立着放。

(43)皆如初为之于爨也:言凡此皆于烹煮之时已切好。

(44)佐食:即上佐食。西缩:犹“西肆”,谓东西陈放,以东为上。

(45)佐食二人:即上佐食和下佐食。

(46)上利:即上佐食。长皆及俎拒:长,长度;拒,同“距”;俎距,俎相邻二足之间的横木。

(47)肩、臂、臑、?、胳在两端:两端,即俎之上下两端,肩、臂、臑为牲之前体,置于俎之上端,?、胳为牲之后体,置于俎之下端。脊、胁、肺,肩在上:脊、胁、肺为牲之中体,置于俎之中央,肩为牲之前体,置于俎之最上端。

(48)下利:即下佐食。进下:下端朝前。

(49)缩载:直接载之于俎。进腴:腴,指鱼腹;进腴,谓每鱼以腹向神也。 (50)腊一纯而俎:谓左右半皆载于俎。

(51)革顺:革,皮也;革顺,谓肤不去皮,列载于俎。

(52)卒脀:载俎毕也。

(53)入:入室也。

(54)被锡;读为髲鬄(b@t@),意为戴上假发。衣侈袂:衣,指绡衣;侈袂,谓其袖长和袖口较士妻之绡衣加大一半,前者袖长二尺二寸,袖口一尺二寸,此绡衣之袖长则为三尺三寸,袖口为一尺八寸。醓醢(t3n h3i):醓,肉酱的汁;醢,用肉、鱼等制成的酱。

(55)序升:依次而升。

(56)特肤:谓肤俎单设在四俎之北。当俎北端:即当豕俎之北。

(57)金敦:以金饰敦,大夫有此礼,士无。

(58)妇赞者:主妇助手。

(59)二以重:重,累也;二以重,谓每二敦之盖重叠设之。

(60)柔毛:指羊。刚鬣:指豕。

(61)庭南:中庭的南边。

(62)祝延尸:延,进也;祝延尸,祝于尸后而请尸登堂。

(63)拜妥尸:拜之使安坐。

(64)祝反南面:反室中原位,面朝南。

(65)牢:羊豕也。

(66)同:合也。

(67)尔:近也,亦谓移也。

(68)皆芼:芼,菜也,羊羹用苦菜,豕羹加薇菜。柶:羹勺。

(69)祭羊铏:以羊羹行祭。

(70)食举:举,举牢肺、正脊也;食举,谓呈上肺、脊请尸食之。

(71)三饭:食以黍,三饭即取黍饭三次。

(72)干:正胁,亦即中肋。

(73)佐食:指上佐食。

(74)荐豆:即上韭菹等四豆。

(75)独侑:侑,劝也;独侑,单独劝食。

(76)侑:劝辞。未实:实,犹饱也;未买,即未饱。

(77)佐食:当指上佐食。

(78)拜侑:向尸行拜并劝食。

(79)上佐食受尸牢肺、正脊:此肺、脊乃尸初尝之后置于菹豆上,今授给上佐食当先于菹豆上取之。

(80)羞牢肝:羞,进也;牢肝,羊、豕之肝。缩:直也。进末:下端向前。盐在右:盐在俎上肝的右侧。

(81)右兼取肝:兼取羊、豕之肝。哜之:谓先尝羊肝,后尝豕肝。

(82)上佐食取四敦黍稷:取黍、稷各少许也。下佐食取牢一切肺:取之于尸俎。(83)上佐食以绥祭:将黍稷及切肺授主人以行祭。

(84)二佐食各取黍于一敦:谓上佐食取上敦之黍,卞佐食取下敦之黍。

(85)上佐食兼受:兼受下佐食所取之黍。

(86)祝受:兼受黍受命言。嘏:祝福,后称祝寿为“祝嘏”。工:官也。承:传也。禄:福也。眉寿万年:长寿永年。勿替引之:勿,无也;替,废;引,长。

(87)诗:犹“承”也。季指:小指。

(88)出:出室户。

(89)宰夫:掌饮食之事者。

(90)纳诸内:纳入笾中。

(91)荐两豆菹醢:荐者,有司;菹醢,即葵菹、蜗醢。

(92)腊两髀属于尻:腊,麋鹿;两髀,两块大腿肉;脊骨的末端,臀部;属于尻,连着臀。

(93)祝祭俎:取俎上之肤行祭。

(94)肝牢:疑为“牢肝”。

(95)加于俎:俎为牲俎。

(96)俎:上佐食之俎。折:择取羊、豕正体之余骨。

(97)亦如之:其礼仪和献上佐食相同。

(98)脀:俎也,指下佐食之俎。西上:上佐食俎在西,此俎在其东。

(99)有司资者:有司之助手。主妇赞者:主妇之助手。

(100)妇赞者:即主妇赞者。

(101)出:自房出而至堂。入户:入室户。

(102)主妇拜:拜尸。

(103)易爵:易爵者,祝也,所以易者,乃因男女不同爵。

(104)上佐食绥祭:请主妇行祭。

(105)受祭:接过上佐食献上的祭品。

(106)赞者受:此赞者当为有司赞者。以授主妇于房中:主妇赞者于房户外受有司赞者之爵,入房而授于主妇。

(107)卒爵:指祝饮尽酒爵中酒。

(108)祭酒,卒爵:指上佐食言。

(109)亦如之:如同献上佐食一样。

(110)宾:指宾长。

(111)宾:指宾长。下同。

(112)筵前:席之南。

(113)祝告:告主人也。利成:利,养也;成,毕也;利成,谓孝子之养礼毕。

(114)祝反,复位:复室中南面之位。

(115)复位:谓主人复室中西面之位。

(116)佐食:指上佐食。

(117)对席:于尸席对面设一席。四人:两佐食和两宾长。

(118)上佐食盥升:言上佐食洗手、升堂、入席。下佐食对之:言下佐食亦洗手、升堂,并坐于上佐食对面。宾长二人:二人皆洗手、升堂、入席,一宾长在上佐食之北,一宾长在下佐食之南。备:言两佐食、两宾长充四人之数。

(119)皆右之于席上:上佐食东面以南为右,下佐食西面以北为右,必右之端,以方便右手取饭。

(120)资黍于羊俎两端:资犹减也,此谓分减二佐食敦中之黍置于羊俎两端,以为二宾长馂食也。两下:指两宾长。

(121)司士乃辩举:举,举肤也;辩举,遍授四人各肤一。馂者:指两佐食和两宾长。

(122)奠举于俎:仍放回肤俎。皆反:谓答拜时离席,拜毕则返于席间。取举:取肤。

(123)上馂:上佐食。次馂:下佐食。

(124)皆食:食黍。食举:食肤。

(125)赞者:指有司赞者。

(126)若是以辩:亦授于二宾长。

(127)坐祭酒,啐酒:指主人言。

(128)胡寿保健家室:胡寿,遐寿;保,保守;建,创建;家室,家业。

(129)出:出庙门。

(130)主人送:亦送出庙门。

  「译文

少牢馈食之礼:祭日用丁日或己日,如以先月下旬之丁日筮来月上旬之丁日,则以丁日筮并筮日之日数共计十一天。在庙门之外卜筮。卜筮之时,主人衣朝服,面朝西,立于门的东边。家中主筮事者史亦衣朝服,左手执蓍草,右手揭开韇盖,而后与左手一起执握蓍韇,面朝东接受主人之命。主人说:“孝孙某,来日丁亥,用少牢之礼祭祀曾祖伯某,以某妃配某氏。

请享祭。”史答道:“诺!”面朝西立于门的西边,抽出韇底,左手执蓍草,右手兼执韇盖和韇底击打蓍草,进而述主人之命说:“假借太筮之灵以问吉凶。孝孙某,来日丁亥,用少牢之礼祭祀曾祖伯某,以某妃配某氏。请享祭。”然后将韇盖和韇底放在地上,站着卜筮。这时,史的助手卦者在左侧坐着,用木条将每一爻画在地上。俟卜筮完毕,将卦写于木版上给主人看,而后退还东面位占卜。如果筮的结果是吉,史就将蓍草藏于韇中,兼执韇与卦诏告主人:“筮的结果为‘吉’。”于是主人告诫各执事备齐祭物,宗人命属下清洗祭器,冢宰命属下备好祭酒,然后退下。如果筮的结果不吉,就得于下一个丁日卜筮,筮日之礼和前面相同。

宿,即于祭前两天通知“尸”于祭礼开始时准时到。祭前三天早上,以卜筮择选代死者受祭之人——“尸”,筮“尸”之礼和筮日之礼相同,祝告之辞为:“孝孙某,来日丁亥,用少牢之礼祭祀曾祖伯某,以某妃配某氏,以某人之子某为‘尸’。请享祭。”筮、卦、占之礼皆和筮日相同。如果筮的结果是吉,就可通知“尸”请准时参加。以祝为傧相,主人向祝行拜两次并叩首。祝转达主人之意于“尸”说:“孝孙某,来日丁亥,用少牢之礼祭祀曾祖伯某,以某妃配某氏,敢请阁下务必按时参加!”“尸”回拜,应:“诺”;主人又行拜两次并叩首。主人退下;“尸”拱手相送,但不拜。如果筮“尸”的结果不吉,就立即再卜筮,择另一人为“尸”。

告“尸”请“尸”完毕,主人等返回于庙门之外商定祭祀之时辰。

主人于门东面朝南而立。宗人衣朝服面朝北,请示主人说:“请主人决定祭祀的时辰。”主人说:“由你决定。”宗人说:“明日天明行祭事。”主人说:“行。”于是皆退下。

次日天明,主人衣朝服,于庙门之外东边就位,面朝南。冢宰、宗人面朝西,以北为上。祭牲头朝北,以东为上。司马杀羊,司士杀猪。

宗人诏告祭牲备齐,主人退下。掌管割烹之事的雍人清洗牲鼎,又将匕、俎设于烹煮鱼、肉之灶边,烹煮鱼、肉之灶在庙门东南,以北为上。掌管米仓的廪人于炊黍稷的灶边清洗煮饭之甑、甗和匕饭之匕、盛饭之敦,炊黍稷之灶在烹煮鱼、肉之灶的北边。兼掌祭器的司宫于东堂下清洗豆、笾、勺、酒爵、酒觚、酒觯、几、洗和篚,又将勺、酒爵、酒觚和酒觯放于篚中;清洗完毕,将豆、笾和篚放在房中近西处;再将洗设在东阶东南,并与东边屋翼对齐。

羹制好,掌管割烹之事的雍人陈设羊、豕、鱼、腊、肤五鼎,其中三只鼎设在烹煮羊的锅子西边,两只鼎设在烹煮豕的锅子西边。司马将羊的右半体从锅中升出,放入鼎中,去髀,将其前胫骨、后胫骨、前脊骨一块、中脊骨一块、后脊骨一块、后肋骨一块、中肋骨一块、前肋骨一块,都二骨相并放入鼎中;又将肠三截、胃三块、整肺一块、切肺三块放入鼎中。司士将豕之右半体从煮豕之锅中升出,放入另一鼎中,亦去髀,将其前胫骨、后胫骨、前脊骨一块、中脊骨一块、后脊骨一块、后肋骨一块、中肋骨一块、前肋骨一块,都二骨相并放入鼎中;又将整肺一块、切肺三块放入鼎中。雍人选择豕两肋处带皮之肉九块放入另一只鼎中。司士又将鱼和干兽从煮鱼和干兽之锅中升出,放入鼎中,其中,鱼十五条放一鼎,干兽一整只放一鼎,兽用麋鹿。载牲于鼎完毕,各鼎都加以抬鼎之杠和覆鼎之幂,然后抬鼎,将其陈设在庙门之外的东边,面朝北,以北为上。司宫设两■于房户之间,同放在一棜上面,分别覆盖以幂,二■皆盛以玄酒。司宫又设盛有水的罍于洗的东边,勺子放在罍上,设篚于洗的西边,皆南北放,以北为上。继而改设豆、笾于户中,正面朝南,和馈食陈设之次第相同,豆、笾之中盛以菹菜和肉酱等祭品。小祝则将盘、■与箪、巾设在西阶的东边。

主人衣朝服,在东阶的东边就位,面朝西。司宫在室之西南隅铺席,祝将几设在席的东南边。主人迎鼎于庙门之外,除去覆鼎之幂。士洗手,抬鼎,主人先入庙门。司宫从篚中取出二勺清洗,执二勺登堂;接着拿开覆于两■之幂,放在棜上;然后放二勺于两■中,并覆盖以幂,勺柄朝南。五只鼎依次抬入庙门,雍人之长雍正执拿一匕随从于后,雍正之助手雍府二人各执二匕随从于雍正之后,司士一人执拿二俎又从于雍府之后而入。司士之助手二人又各执二俎从于司士之后而入。鼎抬进来后陈设在东边,正对着东序,位于洗的西南,皆正面朝西,以北为上,肤鼎在最下边,匕都加于鼎上,其柄朝东。俎都设在鼎的西边,东西陈设,以东为上。其中,肵俎设在羊俎的北边,亦东西陈设,以东为上。宗人要求宾客到主人跟前,都于洗中洗手,宾客之长先洗,众宾后洗。上佐食将心、舌从羊、豕之鼎中升出,载于肵俎之上。心都是切平下方,切掉上方,中间横割之而不切断;载于肵俎时则立着放。舌都是切去两端,中间亦横割之而不切断;载于肵俎时则横着放。凡此皆于先前烹煮之时已切好。接着上佐食将肵俎迁到东阶的西边,东西陈放,以东为上,放好后返回。佐食有上佐食和下佐食二人。上佐食将羊之右半体从鼎中升出,载于俎上,去髀,又将前胫骨和后胫骨载于俎上;将前脊骨一块、中脊骨一块、后脊骨一块和后肋骨、中肋骨、前肋骨各一块,都二骨相并载于俎上;又将肠三截、胃三块,其长皆及俎相邻二足之间的横木,载于俎上;又将整肺一块和切成小块的祭肺三块载于俎上。其中,牲之前胫骨放在俎的上端,牲之后胫骨放在俎的下端,脊、肋和肺放在俎的中间,肩则放在俎的最上端。下佐食将豕之右半体从鼎中升出,载于俎上,豕俎所载和羊俎相同,只是无肠胃而已;牲体载于俎上,在进献时皆以下端朝前。司士三人各将鱼、干兽和肤从鼎中升出,载于俎上。鱼用鲫鱼十五条,直接载于俎上,鱼头朝右,在进献时则以鱼腹向神。于兽则左右两半皆载于俎,在进献时亦是下端朝前,兽肩放在俎的最上端。肤九块横着载于俎上,肤不去皮,列载于俎。

载俎完毕,祝在洗中洗手,从西阶登堂。主人洗手,从东阶登堂。

祝先入室,面朝南而立。主人从祝而入室,立于户内,面朝西。主妇戴假发,服绡衣,其衣之袖长和袖口较士妻之绡衣的袖长和袖口要大半倍,从东房端来韭菹和肉酱,坐下放在席的前面。主妇之助手一人亦戴假发,服绡衣,其衣之袖长和袖口亦较士妻之绡衣的袖长和袖口要大半倍,执葵菹、蜗酱,授给主妇。主妇不起立,坐着接过来,附设于席的东面,韭菹在南边,葵菹在北边。主妇起立,入于房中。上佐食执拿羊俎,下佐食执拿豕俎,司士三人各执鱼俎、兽俎和肤俎,依次从西阶登堂、入室。然后设俎,羊俎设在豆的东边,豕俎设在豆的北边,鱼俎设在羊俎的东边,兽俎设在豕俎的东边,肤俎单独设在上述四俎的北边,也即设在豕俎之北。主妇执一饰金、盛黍、有盖之敦从东房出来,坐下设于羊俎的南边。主妇助手执一盛稷之敦呈给主妇。主妇起立,接过来,坐下设于鱼俎的南边;又起立接过其助手呈上的盛黍之敦,坐下设于盛稷之敦的南边;又起立接过其助手呈上的盛稷之敦,坐下设于盛黍之敦的南边。诸敦皆正面朝南。主妇起立,返于房中。祝斟酒,放在席前,接着命佐食启开敦盖。佐食遵命启开敦盖,并将二盖相叠,设在敦的南边。

主人面朝西,祝在主人的左边,主人向祝行拜两次并叩首。祝致祝辞说:“孝孙某今用羊、豕、菹菜、肉酱和黍稷以少牢之礼祭祀曾祖伯某,以某妃配某氏。请享祭。”主人又行拜两次并叩首。

祝出室,到庙门之外迎接“尸”。主人下堂,立于东阶的东边,面朝西。祝先从右边进庙门。尸接着从左边入庙门。宗人捧拿盥盘立于中庭的南边,面朝东。另一位宗人捧拿舀水的■立于端盘之宗人的东边,面朝西。又一位宗人捧拿着箪和巾立于端盘之宗人的北边,面朝南。进而一宗人在盥盘上用■浇水使“尸”洗手。洗手完毕,另一宗人跪坐着将箪放在地上,从中取出巾,起立,将巾抖三下,然后呈于“尸”;又坐下取箪,起立,用箪接过“尸”拭手后的巾。祝于“尸”后请“尸”

登堂。“尸”从西阶登堂,入室,祝从“尸”而入。主人从东阶登堂,祝先于主人入室,主人从祝而入。尸于席间就位,祝和主人立于户内,面向西,祝在主人的左侧。祝和主人皆向“尸”行拜,请“尸”安坐,“尸”不说话;“尸”答拜,然后坐下。祝返回室中原位,面朝南。

“尸”取韭菹,在三只豆中一一蘸过,并于豆间行祭。上佐食从四只敦中取下黍稷,下佐食从羊、豕二俎上各取切肺一块,献给上佐食。

上佐食接过来,将其与黍稷一起献于“尸”。“尸”接过来,一并于刚祭过的豆间行祭。上佐食又献羊、豕之整肺和前脊骨给“尸”。“尸”

都接过来,并以肺行祭。上佐食将设在上方的盛黍之敦移至席上右侧。

主人从东阶登堂,呈上肵俎并置于肤俎的北边。上佐食呈献两只铏,先亲自从房中取一只羊铏,坐下设于韭菹的南边。下佐食于其后又从房中取来一只豕铏。上佐食接过来,坐下设于羊铏的南边。二铏都放菜,羊羹放苦菜,豕羹放薇菜,并都有羹勺放在铏中。“尸”拿勺先以羊羹行祭,继以豕羹行祭;然后又尝羊羹。上佐食呈上羊、豕之整肺和前脊骨请“尸”食之。尸取黍饭三次。上佐食又献上羊、豕二牲之中肋骨给“尸”;“尸”接过来振祭,尝过后还给上佐食。上佐食接过来,加于肵俎之上。上佐食又呈上盛于两瓦豆中的切肉和另两瓦豆中的肉酱,将其设在韭菹等四豆的北边。“尸”又吃,即吃切肉。上佐食又献上鱼一条;“尸”

接过来振祭,尝过后还给上佐食。上佐食接过来,加于肵俎上面,横着放。“尸”又吃。上佐食献上兽(麋鹿)肩给“尸”;“尸”接过来振祭,尝过后还给上佐食;上佐食接过来,加于肵俎上面。“尸”又吃。

上佐食献上羊、豕之后胫骨给“尸”,礼仪如前。“尸”又接着吃。继而告主人已吃饱。祝立于主人的南边,面朝西,单独劝尸继续吃,但不拜。祝的劝辞为:“尊“尸”未饱,请再吃。”“尸”又吃,上佐食又献上羊、豕的肩给“尸”;“尸”接过来振祭,尝过后还给上佐食;上佐食接过来,加于肵俎上面。“尸”不再吃,告主人已饱。祝立于主人的南边,面朝西又劝食。主人不说话,以拜“尸”代劝食。“尸”又取饭三次。“尸”取下置放于菹豆上的羊、豕之整肺和前脊骨授给上佐食,上佐食接过来,加于肵俎上面。

主人下堂,清洗酒爵;登堂,面朝北斟酒,然后献给“尸”。“尸”

行拜后接过酒爵,主人拜送爵。“尸”祭酒,尝酒。宾客之长用俎献羊、豕之肝给“尸”,进献时俎的下端朝前,肝亦相同;盐在俎上肝的右侧。“尸”左手执酒爵,右手兼取羊、豕之肝,于俎上蘸盐后振祭,然后先尝羊肝,继尝豕肝,尝过后加于菹豆上面,饮尽酒爵中酒。主人向“尸”行拜。祝接过“尸”的空爵。“尸”向主人答拜。

祝斟酒献给“尸”,“尸”接过来回敬主人。主人行拜后接过酒爵,“尸”向主人答拜。主人面朝西放下酒爵,向尸行拜。上佐食从四只敦中取黍稷少许;下佐食从“尸”俎上取羊、豕切肺各一块呈给上佐食。

上佐食将黍稷及切肺授给主人以行祭。主人左手执酒爵,右手接过上佐食呈上的黍稷和切肺,坐下行祭;又祭酒,不起立,尝酒。祝和上佐食、下佐食都出外边于洗中洗手,继而入室。上佐食从上敦中取来黍饭,下佐食从下敦中取来黍饭,抟成团状献给“尸”;尸接过来拿着命祝致辞。命毕,祝站在户西,面朝东北,接过黍饭团,向主人祝福,祝辞是:“尊‘尸’命官祝转告于你这位孝孙,赐你多福无疆,愿你得到上天之福佑,五谷丰收,长寿永年,无废无止。”主人坐下,放下酒爵,起来;行拜礼两次并叩首,又起立;接过黍饭,坐下振祭,尝黍饭;接着将黍饭承纳入怀中,再倒入左袖之中,并将袖口挂在左手小指上,然后右手拿起酒爵,起立;旋即坐下,饮尽酒爵中酒,执空爵起立;继坐下放下空爵,向“尸”行拜。“尸”答拜。主人拣起空爵起立,出室。掌管饮食之事者宰夫拿着笾接过主人左袖中的黍饭。主人再尝一下,然后将黍饭倒入笾中。

主人向祝进献,要先设席,席的正面朝南。祝于席上向主人行拜,坐下接过主人之所献。主人面朝西答拜。接着有司进献一豆葵菹、一豆蜗酱。佐食设俎,俎上所载:羊、豕之髀,后脊骨一块,后肋骨一块,肠一截,胃一块,肤三块,鱼一条横着放,麋鹿连着臀的大腿肉两块。

祝取菹菜蘸过肉酱后,在豆之间行祭。祝又取俎上之肤行祭,又以酒行祭并尝酒。随后献上羊、豕的肝。祝取肝蘸过盐后振祭,尝肝;不起立,直接加于俎上;然后饮尽酒爵中酒,起立。

主人斟酒献于上佐食。上佐食于户内窗子东边面朝北向主人行拜,坐下接过酒爵。主人面朝西答拜。上佐食祭酒,饮尽酒爵中酒,向主人行拜,坐下将空爵交给主人,然后起立。上佐食之俎设于两阶之间,俎上所载:羊、豕正体之余骨,肤一块。主人又斟酒献于下佐食,其礼仪和献上佐食相同。下佐食之俎也设于东西两阶之间,以西为上,其俎所载:亦羊、豕正体之余骨,肤一块。

有司助手从篚中取出酒爵登堂,于房门口授给主妇助手。主妇助手接过来,交给主妇。主妇于房中清洗酒爵,出去到堂上斟酒,返回室户,面朝西向“尸”行拜,将酒爵献给“尸”。“尸”行拜后接过来。主妇站在主人的北边,面朝西行拜送爵。尸接过酒爵后祭酒,饮尽酒爵中酒。主妇又向“尸”行拜。祝接过“尸”的空爵,“尸”向主妇答拜。

祝更换酒爵,洗净,斟酒,献给“尸”。主妇向“尸”行拜后,接过酒爵,“尸”答拜。上佐食请主妇行祭。主妇立于主人之北,面朝西,接过上佐食呈上的祭品行祭;主妇行祭之礼仪和主人行祭之礼仪相同,“尸”不致祝辞,主妇饮尽酒爵中酒,向“尸”行拜,“尸”答拜。

主妇执空爵出室。有司助手接过空爵,从篚中再换一只酒爵,交给主妇助手,主妇助手入房而授给主妇。主妇洗爵,斟酒,献给祝。祝向主妇行拜,坐下,接过酒爵。主妇立于主人之北答拜。祝饮尽酒爵中酒,不起立,坐着将空爵交给主妇。

主妇接过空爵,斟酒,在室户内献给上佐食。上佐食面朝北向主妇行拜,坐下接过酒爵,主妇面朝西答拜。上佐食祭酒,饮尽酒爵中酒,坐着将空爵交给主妇。主妇又斟酒献给下佐食,其礼仪和献上佐食相同。主妇接过下佐食之空爵,入于房中。

宾客之长清洗酒爵,斟酒后献给“尸”。“尸”向宾客之长行拜后接过酒爵,宾客之长立于户西面朝北行拜送爵。“尸”祭酒,饮尽酒爵中酒。宾客之长向“尸”行拜。祝接过“尸”之空爵。“尸”向宾客之长答拜。

祝斟酒授于“尸”。宾客之长向“尸”行拜后接过酒爵。“尸”行拜送爵。宾客之长坐下,放下酒爵,向尸行拜,接着拿起酒爵起立;又坐下行祭,饮尽酒爵中酒,执爵起立;再坐下,放下空爵,向“尸”行拜,“尸”答拜。

宾客之长又斟酒献于祝。祝向宾客之长行拜后,坐下接过酒爵。宾客之长面朝北答拜。祝祭酒,尝酒,然后将酒爵放在席的南边。

主人出室,于东阶上站立,面朝西。祝出室,站在西阶上,面朝东。

祝告主人说:“孝子之养礼毕。”祝入于室。“尸”起立。主人下堂立于东阶的东边,面朝西。祝于前引导,“尸”于祝后面跟着,一同从庙门里出来。

祝返回室中原位,面朝南。主人也返回室中原位,面朝西。祝命上佐食撤下肵俎,改设于堂下东阶的南边。司宫于“尸”席对面设一席,此席为上下二佐食和宾长二人馂食而设。上佐食洗手登堂入席,下佐食亦洗手登堂,并坐在上佐食的对面,宾长二人也都洗手登堂入席,一坐于上佐食之北,一坐于下佐食之南,两佐食两宾长,四人之席完备。司士先进献一盛黍之敦给上佐食,再进献一盛黍之敦给下佐食,都设于席上二佐食的右边。接着分减二佐食敦中之黍置于羊俎的两端,给二宾长馂食。司士遍授二佐食、二宾长四人肤各一块,四人皆以黍和肤行祭。

主人面朝西向四人行拜三次。四人各将肤放在俎上,离席答拜,继而入席,从俎上取肤。司士进献一只铏给上佐食,又进献一只铏给下佐食,又进献盛肉汁的豆两只给两位宾长。接着二佐食、二宾长食黍、食肤。

食毕,主人清洗一只酒爵,登堂斟酒,授给上佐食。有司助手再清洗三只酒爵,上堂斟酒。主人于户内接过酒爵,先授给下佐食,接着授给二宾长,二佐食、二宾长接过酒爵时都不向主人行拜。主人面朝西向馂食者行拜三次。馂食者放下酒爵,都向主人答拜,都祭酒,饮尽酒爵中酒,然后放下空爵,向主人行拜,主人向四人总答一拜。下佐食和二宾长起立,出室;上佐食留下不走。主人接过上佐食的空爵,于户内斟酒自酬,然后面朝西坐下,放下酒爵,向上佐食行拜;上佐食答拜。主人又坐下祭酒,尝酒。上佐食向主人亲致祝辞,祝辞说:“主人定将得到祭祀之福,长寿并致家业兴旺。”主人起立,又坐下放下酒爵,向上佐食行拜,然后执爵起立;又坐下饮尽酒爵中酒,向上佐食行拜;上佐食答拜。上佐食出庙门,主人送其出门后返回。

上一篇 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热点阅读

最新文章